主页 > P哇生活 >一个台湾替代役男,与圣多美第一张开放街图

一个台湾替代役男,与圣多美第一张开放街图

2020年06月14日 01:55:17 | 分类: P哇生活 | 作者:  | 浏览次数:461 次

一个台湾替代役男,与圣多美第一张开放街图

十二月二十一号, 邦交国圣多美普林西比宣布与我国断交,成为蔡英文总统任内第一个说再见的邦交国。1997 年至今近二十年的情谊突然结束,媒体开始多方报导,包括了 断交的原因 、 十五年前一场与代表餐叙的观察 、 我国与圣多美建交的美国因素 等。

有趣的是,当各方开始试着了解这拥有二十万人口、半个新北市大小国土的前友邦,很多人会发现,网路上能够找到现有最清楚、最贴近当地需求的一张地图,竟然不是 google map,而是在「开放街图」这个开放平台上, 由台湾人开始画的地图 。

OpenStreetMap是自由而且开源的全球地图,于 2004 年由英国的 Steve Coast 发起,採用类似 Wiki 的协作编辑以及开放的授权与格式。 OSM 的地图由像你一样的使用者绘製。因为来自一般的使用者,所以内容相当多元。资料的来源可能根据手持 GPS 装置、航照图以及其他自由内容,甚至是单靠使用者由于对本地的认识而得。虽然不全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士,但可以产生接近专业地理资讯水準的地图。 地图以开放资料库授权方式授权,可以 日常生活 、 导航 、学术、甚至商业应用。

一切的开始,是一名公共卫生背景的台湾替代役男,詹为翔。


影音来源:2016 g0v Summit

从大学时代就决定申请外交替代役,2012 年十一月,詹为翔加入台湾驻圣多美的疟疾防治顾问团,当时,台湾已在圣多美进行防治工作长达九年了,染疟率从近五成一路往下压,「我加入的时候已经降低很多了,顾问团真的都很努力,但最后要从 5、6% 降到 1% ,难度是更高的。」詹为翔说。

为了持续压制疟疾病情,詹为翔负责的工作,包括了调查各地区的疟疾孳生源、孑孓生长情况,统计各户病史、现况,以及环境的整治、投药。「那时候我们有的,只有一张观光地图,」詹为翔回忆,其实连当地人报地址时,也没有路名可以使用,大部份都是文字描述较多,例如过大树之后往前右转的大石头旁边。

他们只能先拿着示意用的观光地图在主要干道按图索骥,其他的空白处则靠着自己的脚一步一步走出来。每一天,一个台湾人搭配三个在地人,边开路边纪录,然后再把每天登记到的资料,登录在墙上的一张半开纸上。

「这实在是很不精确啦,」詹为翔回忆,一整个村庄的情况可能就记录在一个纸条上,但家户之间相隔几十公尺,若要做到有效防治,各区、各户都必须分开来,更不用说标记位置的精準性问题了。

有如土法炼钢般的做法,直到詹为翔在学长陈瑞霖介绍之下,接触到了 OSM,终于有了转机。

靠着网路上的教学方案加上开源的软体工具,以及台大公卫学院的蔡坤宪教授、疟疾防治顾问团主管及团员们的支持,人在圣多美的詹为翔开始自学编辑 OSM,把每天蒐集到的资讯编辑上开源街图, 圣多美地区的资讯 因为他,开始有了轮廓、地方店名、生活资讯等。

慢慢的,他不再感觉自己在做白工了,「我想说我走那幺远、那幺多地方了,一定要留下来,让后面接手的人可以继续使用,不然不是很可惜吗?」他白天尽可能地开车、步行,先从三条一两百公里长的国道开始,接着往山中、角落走,「有时候遇到分岔路,连当地人都会吵架,」他笑说,实在走得太远了,许多地方连当地人都没去过,许多村庄的名字,只有住在那里的家户才能确定。至今,很多国际非政府组织来到圣多美,也是会使用 OSM 地图作为在岛上进行国际援助的协助工具。

一个台湾替代役男,与圣多美第一张开放街图
OSM 地图与一般地图的比较

建立图资是第一步,他最期待的是,如同 OSM 社群一般,能够搭配开源图资做出不同的防疫相关应用,「像是发病时间、病例的家属关係、病例的位置、积水的地点、孑孓的生长情况,这些如果都能够放上地图上面,很多事情或许可以找到更好的方法。」

他用打仗形容当时顾问团的氛围,在一个连网路都有限的区域做防疫,顾问团必须先从资料库开始建起,了解当地的疫情、每个病人的病史,接着在没有网路资料库连结的医院之间,互通病例资讯,接着是建立图资。对抗疟疾疫情的关键,就在于压制病例数以及疫区的扩张,但没有一张清楚的地图,除了连路都不知道怎幺走之外,最重要是防疫团队无法清楚掌握各地的环境跟疫情的现况,第二,若是能利用线上地图可即时更新、开放的特性,则各个诊所、医护人员、防疫人员,就能随时掌握各地的状况,特别是防治的药剂又属有限资源,防疫的每个步骤,如何在精準的时间点、投在对的地方、从哪些病例开始抢先治疗等, 把相关的地理资讯透过 OSM 系统製作出来的地图,作空间分析来协助疟疾的防治及进一步的疟疾研究。

「但很可惜,人力真的不足,」詹为翔叹道,当时,其实公共卫生背景出身的他,不是真正的资讯工程专长,虽然 OSM 开放、容易入手的特性加上 Dennis 的跨海相助,让他能够起头编辑当地地图,但一己之力毕竟不是长久之计,顾问团开始训练当地人,从 Excel 开始学起,希望让当地民众加入长期建置资料库的人力。

「但说实话,我离开之后,不知道后来的进展到哪边了,」詹为翔之后,陆续还有两三位役男接手工作、持续维护 ,其他便是靠着国际 OSM 社群间断的编辑圣多美区域的地图。虽然圣多美的疟疾防治之路,不一定能如当时设定般继续发展,断交后的防治工作又更加难料,但在圣多美的经验,已经改变了詹为翔的生命。

「我问自己花了那幺多心力去记录圣多美的角落,台湾的角落为什幺不去?」他说,回国之后,詹为翔加入了 台湾 OSM 社群 ,跟众 mapper 们一起试着开发多种应用,「在圣多美,我去到角落是为了找孳生源,是一种获得的感觉,」詹为翔说,回到台湾他也走向角落、也想获得,不同的是「我是为了找被遗落的东西,」包括了文化、实用资讯、或是潜藏的社会风险,

台湾 OSM 社群 从无障碍空间地图、登山路线地图、防颱、宫庙甚至 饮水机地图 等,持续开发不同的专案,让地图不只是导航、找附近餐厅的工具,更是让社会更好、生活被改善的起点。例如台南地震之后他们讨论如何建置每一栋大楼的建商资讯地图,或是最近其他农地工厂、偷排污染源的地图等。

从圣多美的一场疟疾防治,到回台后的长期耕耘,OSM 不只是让公共卫生背景出身的詹为翔看见了开放街图的潜力,还让他看到公共问题的不同解方。他的故事却也让我们看见,公众的社会问题虽然有 OSM 社群等的带头示範,但最终能够长久的根治问题、改善结构,政府必须懂得跟社群合作、运用 OSM 上的资料,更聪明的使用公部门资源。能做的除了开放更多可运用的资料之外,也可参考德、日政府,靠着财团法人的机制与 mapper 们合作,运用 OSM 技术与资讯开发出更多公共性的应用,甚至进行社会创新、创业,造福民众外也降低公共预算。

或许对急于追求「有感」的台湾政府来说,台湾同样活跃的 OSM 社群,正是潜在的好伙伴。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真人现场|分享消费经验|网站地图 申博代理放线 申博游戏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