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活百货 >一个台湾创业者在中国怎幺找到适合的创业公司?

一个台湾创业者在中国怎幺找到适合的创业公司?

2020年06月14日 01:55:13 | 分类: 生活百货 | 作者:  | 浏览次数:815 次

一个台湾创业者在中国怎幺找到适合的创业公司?

第一次来到中国是在 2013 年 1 月份的时候,因为受一位在日经杂誌工作的好朋友委託,帮忙做些市场调查,也顺便了解一下这里的环境。我出游的习惯都是当沙发客。喔,沙发客英文叫做 CouchSurfing,免费让陌生人到自己家过夜,或是到陌生人家中借住几晚。基本上你可以把它想像为免费的 Airbnb,历史也比 Airbnb 还要悠久。

一个台湾创业者在中国怎幺找到适合的创业公司?

我个人对观光景点没有什幺兴趣,但很喜欢与当地人交流,了解他们的思维、生活、工作、兴趣爱好等,所以对我而言沙发客就是一个很好的管道来了解当地人文与当下热点。这种陌生人交流有很多 Crazy 的故事,改天有机会再分享。

当时在深圳待了四个晚上,上海也同样四夜,而每一晚都住在不认识的当地「朋友」的家。第一次接触了 QQ 以及微信,也为了尝试支付宝在上海办了个银行帐户。当时还要在申请单上面「我要使用支付宝」之类的项目上打勾,跟现在相比,那可真是麻烦多了,但已经深深感受到中国独特的互联网生态以及国际上少有的「一党执政」这个优势。后来回台湾之后我就忙着自己的计画,一直到 2015 年的 5 月才又再次回到中国,抵达中国互联网的中心:北京。

中国与台湾的互联网创业差异

创业圈的朋友们应该还记得 2014 年到 2015 年中那段疯狂且盲目的创业潮。写个 BP 就能拿到钱,ToC、ToB 还不如 ToVC 的环境,简直就让我「惊呆了」。我当时也创业三年了,各式各样的团队与投资人也接触了不少,所以我很惊讶的同时,也觉得「融到钱 = 成功」的现象实在有点 Low。但实际上只是个酸葡萄心态,哈哈!因为这套方式在台湾完全行不通,不然在台湾也会有 ToVC 的趋势。

在台湾,就算是用正统方式来做互联网相关的创业,也不一定融得到资金。因为互联网市场的大小来自于人口,尤其是 ToC 的项目,而台湾人口也就 2300 万人,怎幺搞市场也就那幺大,拥有的互联网基因也大概就跟阿里做社交的基因差不多少。也因为如此,没有投资互联网项目的投资人,而以往投资光电半导体等科技相关的投资人也看不懂互联网。

在中国互联网圈创业的台湾人不多,我认识的也就几个。被电话邦收购的 StorySense 的 Edward,幼儿教育的 Sam,还有 12 年底就在台湾认识的活动行的谢老闆。过去几年来来回回有一些想创业的台湾人来到北京,但都待不久。对了!谢老闆在中国已经 8、9 年了,几乎可以算是待第二久的知名互联网创业者了。最久的是谁?那无非就是阿里巴巴 CFO 的蔡崇信大哥了。

北上广深,该选择哪里?

台湾创业者在北京待不住的理由应当是因人而异,但常听到的不外乎就是这些:气候太冷、空气太糟、路上塞车、地铁塞人、搭车不先下后上、开车不礼让行人、随手擤鼻、随口吐痰、房租贵还得抢、水果没有台湾好吃、女生没有台湾温柔、男生没有台湾体贴、没有 Facebook、没有 Google、没有很多东西。但这些都不是我说的,毕竟我选择了留在北京,因为.

资源集中

首都则是国家的门面,所以资源肯定优裕,而人潮就是钱潮,3000 万居民的大北京也埋藏了巨大商机。也因为如此,大量人才与风投资本也聚集此地。长期来看,这个选择也错不了,因为从古至今,都市集中化的趋势从来没有改变过。

群雄逐鹿

有别于清一色腾讯的深圳,阿里的杭州以及金融中心的上海,北京拥有各式各样的互联网企业。这多面的视角对于个人成长与人生体验有帮助之外,也可以让我有多一些选择。

同侪压力

影响人最大的因素就是环境。没有竞争压力的环境里,人不会成长,因为不需要成长。名校毕业生之所以靠谱,不单纯因为师资,而是不得不与其他优秀的高材生竞争,在高度压力中想办法生存下来的能力与历练。不管直接粗暴的,或是笑里藏刀的,北京的互联网圈的确是相当竞争。

专注融入

许多人问我为什幺不去台湾人很多的上海,而「台湾人很多」就是我不选择上海而选择北京的理由。刚刚提到我喜欢当沙发客了解当地当下的人文,所以不管我居住在哪里,我都会试着「接地气」,融入到他们的生活中。有如去国外留学,就是为了学习当地的语言,吸收国外的教育,经验海外的生活。有老乡固然好,但「没有选择」可以让我更专注,也显得更突出。

创业 or 不创业

当时有很多选择,也考量过自己创业。毕竟手上有两个项目还在跑,但中国与其他国家的互联网生态相差太远,我们项目都连接 Facebook、Twitter、Google 等 API 来做用户注册,伺服器也是连接 AWS,所以琢磨了一番之后,还是认为不适合,就把项目给关了。即使当时资本很热,但在北京人生地不熟,所以决定不做自不量力的事情而开始找工作。

但唯一没考虑的就是回到惠普类型的大企业。毕竟已经从那个行业离开已久,也没有什幺兴趣。之前也有机会在富士康的老董身边做些事情,但还是在初创企业打拼的状态比较符合我的性格。所以开始参加活动,透过朋友介绍等方式接触了大约一百家创业团队。

一个台湾创业者在中国怎幺找到适合的创业公司?

在选择的过程当中,当时设了几个条件:

团队靠谱

人品最重要,再来就看经验与能力是不是适合做这个项目。以及投入的程度,也就是热情。这些大家应该都清楚。

创业经验

如果要去爬喜马拉雅,那你希望跟爬过喜马拉雅的人一起。有登顶最好,没有也没关係,至少他知道是怎幺一回事。因为创业的路上太多预想不到的事情,领头人如果没有一些基本的经验,容易被外界影响甚至与误导,看到机会就转型,那团队会被搞的团团转,努力也不会沉澱。

创业项目

一般都会很在意市场的大小,以及这个项目有没有成为独角兽的潜力,而这是我当时最不在乎的事情。首先,我对于市场的判断能力有限。再者,市场大但团队没本事拿下的话,那也就跟看着优质美女但追不到而回家自我安慰没什幺两样。只要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产品或服务难以被取代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有其他机会。

所以创业项目对我的重要度,并不是市场大小,是我可以如何帮助这家企业成长,也就是创造价值。而这个价值,是不是我有能力,经验以及动力去创造的?例如日本相关的事情,从文化到语言,商业到娱乐我都可以做的比大多数人好,但我兴趣不大,没什幺动力。在中国大陆做市场/BD,我没有经验,但我有能力也有兴趣去做,所以我的动力就会更大。

融资成功

如果在资本这幺火热的情况下还拿不到融资,那可能代表 CEO 的表达能力不佳或项目可行性有问题。如果团队需要资金来加速,但认为估值比预期少了 20%,30% 而磨磨蹭蹭一两个月以上的 CEO,太过优柔寡断,其实也不太靠谱。

人生真是机遇的连续

当时有个「出海项目」不错,但可惜我想做中国当地的市场。有个社交项目也很不错,但我不确定我能创造什幺价值。有个语言相关的项目很好,还是在中国已经 14 年的老乡做的,但我兴趣不太大。一家做语音辨识 + 人工智慧 + 智慧手錶的新创企业也勾搭上,当时他们在找做全球市场的人,虽然我倾向做当地,不过我很喜欢他们的产品,跟 COO 聊了几下,也跟 HR 拉了群,但后来就不了了之了。就这样接触了不少团队,但都没有互相看得上眼且一拍即合的机遇。

寻找合适团队的同时,我在北京主办了几场一个 4 ~ 6 人的小活动,叫做 PEOPLEX,这是我在旧金山的时候,由 Ankit Shah 发起的 Tea with Strangers给我了些启发。觉得我们在 Facebook 上那幺多「朋友」,但往往对彼此的故事不太了解,在忙碌与浮躁的环境下也没有时间虚心聊天,所以我就办了这样的活动,邀请朋友或朋友的朋友来参与一个充满巧合与惊喜的小聚会

一个台湾创业者在中国怎幺找到适合的创业公司?

其中一位参与者,得知我在找创业公司的时候,介绍了她的学长,叫做彭帅。说是在做谘询相关的创业项目,叫做「极牛」,有在招做市场的人,所以就去聊聊了。这家公司在一个 Coworking space 里头,而且还在很偏僻四环外的望京,幸好离地铁站很近,不然通勤就有点麻烦。看了名片才知道原来这朋友的学长是 COO,名字也不叫彭帅。

这个哥们在技术媒体做了一段时间,所以对于互联网技术圈很熟悉,适合来做他们的技术大牛共享经济的项目。聊了一个小时,感觉很不错。本来以为聊完了,但后来 CEO 也进来聊。说是什幺技术人十余年,在 MOTO、在微博都是带领团队的技术人。但 话可多了,滔滔不绝的经验分享以及对于公司的期望,不像是个技术人,至少跟我之前的 CTO 完全不一样。虽然我听得津津有味,但因为谈话超时,另一位正等我赴约的美女朋友可不是滋味。让她等待一小时,我们的对话仍然不尽兴,于是就建议三天后再边吃边聊。

三天后,11 月 1 日的周日夜晚,在一家餐馆跟 CEO 与 COO 吃饭。菜色 so so,场地又小又吵,不用喊的基本上听不到对方说话。总之,两位问了我的意向,也提出他们的待遇与条件,跟我想像中的差不多,所以当然就敲定合作,隔天就开始到这家公司,也就是极牛上班了。选择的原因不外乎就是感觉团队靠谱,背景也适合做这个项目,也融到天使轮,更重要的是,这个项目给我一个莫名的使命感。因为我是不懂技术的创始人,所以曾经因为技术伤了不少心,外包也被坑过两次,连房子都给卖了。这又是另一段难忘的历史,有机会再跟大家分享。

总之,希望类似我这种不懂技术的创业者可以成功。虽然大多创业项目都会死掉,但至少不要像我那幺惨。在极牛可以帮助他们加速创新,躲开技术的坑,所以我有动力,也有感同身受的经验可以分享给创业者。说是使命感似乎有点太高大上,但或许是类似“唠叨老人”的心态吧,哈哈!

一个台湾创业者在中国怎幺找到适合的创业公司?
与一撕得 CEO 的 Panel Discussion,小米、唯品会、天猫、乐视都是他们的客户

极牛从技术谘询起家,经过一年的调整后,现在已演化到技术谘询、培训与外包一整套的业务内容。所以说,一开始的 Idea 与之后找到 Product Market Fit 的产品往往不相同,想要一步登天的想法也往往不靠谱,最核心的终究是有能力与毅力的团队。从迷茫到明确的过程,极牛有过不少「多方面散弹式」的尝试,所以才有小小品牌,複购的客户,在资本寒冬中取得 Pre-A 轮融资,以及被竞品 Copy&Paste 等小小成果。

每一家创业公司都有优缺点,每一个创业者都有强项与盲点。没有团队是无懈可击、完美无瑕的,极牛也是如此。虽然经过了圈圈叉叉,现在也有圈圈与叉叉,而未来仍然会是又圈圈又叉叉,但我当初选择加入这家企业,目前看来还是个不错的决定。

现在利用休息的时间,做了一个 Podcast 叫做 Startup In China,介绍中国创业圈的历史、现状与未来。也对于 BAT 企业有深度的人物+法制介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听听。

相关文章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真人现场|分享消费经验|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手机版 申博sunlite